帐号: 密码:
站内搜索: 订阅资讯
中华肝病网站-欢迎访问中华肝脏病杂志官网 中华肝脏病杂志编辑部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在线投稿 在线审稿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肝病资讯 >> 乙型肝炎 >> 乙肝病毒携带者 >> 阅读文章

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启示 心病重于肝病

2016-05-18 19:00:00 来源:中华肝病网 浏览:308

  我从事肝病专业医疗工作已30年了。在长期的医疗工作中,我深切地感受到乙型肝炎(简称乙肝)病毒携带者要面对各方面的压力,心理上会发生很多变化,往往是“心病”重于“肝病”。

  有人在总结肿瘤患者时这样讲:“患者三分之一是被吓死的,三分之一是被药毒死的,三分之一是该死的。”当然,这种说法不是针对肝病患者的,但是,乙肝病毒携带者普遍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疑惑、恐惧、担忧、焦虑、抑郁、固执等负性情绪倾向却是个现实问题,其中有三个病例令我特别难以忘怀。

  一年三次做肝活组织检查

  六年前,我就遇到这样一位乙肝病毒携带患者。体检发现乙肝“小三阳”5年,多次查肝功能正常,没用药治疗。一年前他父亲肝硬化伴上消化道大出血病逝后,他再次复查结果为“小三阳”,肝功能正常,但B超报告为肝脏光点增强、增粗,提示为慢性肝损伤。此后,他一直怀疑自己也患有肝硬化,四处求医,仍无一个令他满意的结论。

  他拿出几家医院的病历和一大叠检测报告单,我仔细地翻阅了一遍,认真地对他进行了体检。我告诉他,目前没有充足的依据来证明已经患上肝硬化,若怀疑为早期肝硬化可以通过肝活组织检查来确诊。能吗?他半信半疑。 我说,过几天上海有位肝病专科教授来这里坐诊,到时候你再来问问。

  几天后患者如期来诊,当他详细地向教授咨询后,很爽快接受了肝活组织检查,穿剌标本寄送上海复旦大学大学医学院病理系阅片。一周后病理报告没有肝硬化,他怀疑心又起。“穿刺的肝组织只有2厘米时,这点肝组织能代表整个肝脏吗?”“没有取得病变的部位怎么办?”

  10个月后,患者又来找我,拿出广州及北京医院的先后两次肝活组织检查病理报告单,结果仍然没有肝硬化。他说:“其实自己也不想那样,父亲去世引起我的关注。报纸、电视上都说乙肝会发展为肝硬化、肝癌,医生也说有可能,不搞清楚能行吗?”我笑着说:“这下该放心了吧!并不是乙肝患者人人都会发展为肝硬化、肝癌,报纸、电视上有的是商业广告,有点说过头了。你应该像健康人一样生活,只是注意定期复诊就可以了!”六年过去了,他的病情一直很稳定。

  想着就肝痛 说话就动火

  二年前的一次专家门诊,那天的患者较多,有个青年人一直坐在候诊椅子上等候,待我把所有的患者都看完后,他才坐过来。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,一定是心事重重。我问他:“哪儿不舒服?”“常言说,丑不瞒医。有什么事给我说说,我尽可能帮助解决。”他沉默了一会儿,就开始讲起来……

  他大学毕业后,在柳市一家大企业工作,由于专业技术水平好,工作投入,很快被提拔为中层领导。一年前公司组织体检,被查出了有乙肝“大三阳”。这年头,你说有点啥不好,咱偏偏却有乙肝,且不说“看病难”、“看病贵”,看到别人歧视你的眼光心里就十分难受,还是极有可能是纠缠一生的病。尽管体检医生告诉我,肝功能什么的都很正常,只是乙肝病毒携带,不必吃药,也不要太往心上去,平时注意一点,不要喝酒,定期复查就可以了。可我还是觉得自己太倒霉了。

  此后又多次做过肝功能和B超检查,结果均正常,CT检查肝脏也什么问题都没有。但是,乙肝带毒还是犹如一块石头压在了我心头。只要一想着乙肝,便经常觉得肝脏部位隐隐作痛,心情就郁闷起来,一郁闷就变得易怒起来,看啥啥不顺眼,常为工作生活中的一点小事大动肝火。

  同事们也觉察到我那恶劣的心情,一个朋友有次聊天时安慰我说:“不要担心啊,乙肝带毒很普遍,差不多十个人里头就有一个,最要紧的就是要心情开朗。”我听在耳中却窝火得不行:“年终评先进,十个里头差不多也就有一个,怎么就没我呢?心情能开朗吗?” 朋友并不生气又劝道:“香港明星刘德华也是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,不是挺好的吗?”我板着脸回敬道“那傅彪乙型肝炎病毒携带后来怎么得了肝癌?病又没生在你身上!”

  听完他的宣泄,我强烈的感受到他能大胆地吐露心声,暴露自己的情绪障碍,正是进行健康教育和心理治疗的好机会。我简明扼要地将乙肝的传播途径、自然史、临床类型、诊治现状、疾病转归及自身保健方面的知识讲了一遍,一一回答了他所关注的问题。临走前他说:“幸亏我查出了乙肝,提醒我要更加珍惜身体,这将使我彻底戒酒,改掉不良的生活方式。”要想康复,就先得在心理上“转阴”。

  花了25万元还是“阳性”

  三个月前,一位企业老板来医院复查肝功能、乙肝“两对半”和B超。他37岁,满面红光,大腹便便,一派“富贵”的样子。下午检查结果出来了:“大三阳”,B超提示脂肪肝,肝肿大。看着化验单,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三年花25万元乙肝还是阳性。”我有点好奇,“用啥药花那么多?”

  他说:“我不大相信本地的医院,一般去上海的大医院治病。开始他们让我用贺普丁加进口普通干扰素,后又加用进口的日达仙,现在又用长效干扰素。转氨酶一高就打点滴,用的都是进口美能、易善复、泰特。贺普丁原来230多元一盒,进口普通干扰素一支260元,日达仙一支900元,派罗欣价格最低的是1300元一支,抗病毒联合治疗每年需要6万元,三年至少要18万元;每年打点滴的费用都在2万元以上,三年至少花了7万。我说的花了25万元只是药费,还不包括各种检查费、住院费、宾馆住宿费、车船费以及请客送礼开销!”

  “你花了这么多的钱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?”我问道。他回答就是把乙肝阳性搞掉。我劝他说:“你的目标定的太高,不大符合实际情况。从你的整个病史来分析,久治不转阴,很可能就是一个慢性乙肝病毒携带者,而且是处于免疫耐受阶段,抗病毒治疗效果不大好,再用下去是个浪费。你有时转氨酶偏高,估计是脂肪肝引起的,与乙肝病毒关系不大。”“脂肪肝没关系,不会发展成肝癌。乙肝病毒太可怕,不把它搞掉我不放心。”

  也许他没把“小庙”中的医生的话放在心上,但他这种不惜一切代价要“转阴”的心理和行为,有的医生顺水推舟无原则迎合的现象,的确令人担忧,也无可奈何。目前,乙肝“过度诊疗”现象愈演愈烈,规范而正确的治疗比较困难,任重而道远。作者:杨守平  来源:《肝博士杂志》

文章评论

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
关于我们 | 杂志订阅 | 广告定价 | 万方数据 | 渝ICP备13000193号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临江路74号 邮编:400010
Copyright 2018, 版权所有 www.chinesehepatology.net.cn.
中华肝病网 ASP+ACC.